老家的柿子树

都不记得上次在老家打柿子吃是什么时候了。

老家的院子边上有一棵柿子树,是我出生那年父亲亲手栽种的,和我同岁,已经快三十年了。

我的家乡有很多的柿子树,不说漫山遍野,但也是随处可见。
从小听长辈们说:柿子树以前是归集体所有的,都是统一嫁接、统一管理、统一采摘的。包产到户的时候,是按人口划分下来的,从那以后才有了自己家的柿子树。
有些古树就连爷爷那辈都不知道树的年龄。有的高达一二十米,树干几个人才能围的过来。枝繁叶茂,粗壮的树枝向四面八方伸展开。盛夏季节,引来不少乘凉的人盘坐于树下,谈古论今、嬉笑自若。同柿子树一道为今天自由、美好的生活而自豪。
柿子树树干为灰黑色,树皮粗厚,成方块形裂开。叶子为椭圆形,比大叶榕的叶子还要大一些,表面很光滑,背面有少许粗绒。夏天,远远望去好像一道翠绿的山峰。到了秋冬季节树叶落了,只剩下黄澄澄的果实,沉甸甸的挂满枝头。为这万物萧条的秋冬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古老的柿子树,曾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洗礼,却依然挺立,依然为人类做着无私的奉献。也和我们的长辈一样,曾经历了多少艰辛与坎坷。严寒酷暑,磨灭不了他们顽强的生命力。
柿子树的花并不引人入目:既没有桃花的粉红;又没梨的洁白。刚开始结的果子只露出半边脸,四方形的。小时候,伙伴们都喜欢把它摘下来,插上小棍子在地上转着玩。等到秋冬柿子长大了,有的很早就开始红了,仿佛早熟的儿童,经不起岁月的考验;经不起马蜂群鸟的打劫;经不起果子狸的偷袭。味道也是甜里透着涩的,摘下来存放几天才会甜。
柿子长大没有红而且还硬着的时候,就可以装酒柿子了。摘下来之后和高粱酒一同装进大缸里,用泥巴封好缸口,经过一周左右时间就可以开封了。酒柿子甜里透着酒味,入口脆嫩。令人垂涎三尺,回味无穷。
到了快落霜的时候,就可以做柿饼了。几家人一起互相帮忙,从树上摘下来背回家,然后用专门为柿子刮皮的刀具一个个的刮掉皮。这些工序需要多人一起操作,非三两个人能完成。这也是个难得一聚的机会,通常都会杀鸡,然后在烫上一壶烧酒。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。
刮下来的皮要晒在外面,等上了霜看着发白了然后才可以吃。刮好的柿子用绳子串在一起,挂在露天的长杆子上,等到水分干一些,然后在一个一个捏一遍,在收回去装起来,然后再晒出来,如此反复几次。等看到有白白的一层就好了。我们那里叫上霜了。这就是成品柿饼了。柿饼可以变卖换些油盐酱醋,也可以用来蒸馍味道很是香甜。柿皮可以烙饼亦可以煮包谷酒。
柿子树与人有着不解之缘,又像扶危济困,乐善好施的慈善家。
听长辈说:在饥荒的年代,柿子不知救活过多少人的命。有些孩子刚出生就没奶吃,就烤一些柿子喂孩子;有些家庭多子,父母为了给孩子多留点饭吃,自己吃柿皮、柿饼充饥。
现今社会高速发展,遍地都是高楼大厦。当我再次回家时,再也看不到儿时那种翠绿的山峰了。我记忆中的树,虽然大多都已消失了。但我心中的柿子树是永远都在的,而且枝繁叶茂、生生不息。

记得小时候,村里有很多柿子树,好像家家都有,除了我家。所以每当冬天柿子熟了的时候,我都无比羡慕邻居家的小伙伴有红彤彤的柿子吃。小时候大家对柿子还是比较稀罕的,我和我姐放学回家的路上,会找个竹棍偷偷摸摸地跑到别人家的房后打柿子,我姐打,我在下面用衣服兜着,有时候接不住,柿子掉在地上就摔个稀巴烂,心疼的不得了。打下很硬的柿子,把它们拿到家里阳台上,或者去山坡上摘几个木瓜和柿子放在一起,过两天柿子就熟了,又甜又好吃。

小时候,柿子树长势十分旺盛,树干也越来越粗壮。初夏时节,满树的绿叶像一件深绿色的外套,给整个农家小院带来了无限生机。仔细一看,葱葱茏茏的树叶之间躲藏着一个又一个可爱的小柿子,活脱脱像一个个机灵可爱的小娃娃,十分惹人喜欢。

外婆每年都会在家里做柿饼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柿饼是这么做的。老家把柿饼上的白色粉末叫做“霜”,我小时候一直以为那就是冬天早晨草木上凝结的那种“霜”,心想这柿饼上的“霜”还真是厉害,太阳晒不化,吃到嘴里也不凉。虽然我妈每年都会去外婆家拿些柿饼回来,吃完还会来一句简短的评价,例如:“嗯,今年的柿饼做的比去年好吃。”或者“嗯,村里做柿饼的,就数你外婆做的最好了。”可是我从来都吃不懂柿饼,但是又觉得母亲讲得好像是真的,所以每年我都以一种期待又激动的心情,拿一个最大的柿饼放进嘴里,然后以吃了一口,就不想再吃了的失望而告终。

一阵雨过后,很多小柿子便从树上掉了下来,有的掉在了草丛里,有的掉到了泥土里,有的滚到了水沟里。我和房前房后的小伙伴们,选择长得比较饱满的小柿子,把尾巴那一端磨平,然后插上一根很细很细的小木棍,这样一个精致的小陀螺就做好了。我们经常在一起比赛转陀螺,几个人同时转动手里的小柿子,看谁转得时间最长,谁就是赢家。我那时候虽然很少赢得比赛,但是玩得非常开心。

转眼间,我上了中学,离开了那个小村庄,来到很远的县城。从那以后,每年只能回去两次,暑假一次,寒假一次。渐渐地,我发现人们的生活变好了,柿子树也变少了,大家好像都不怎么稀罕柿子了,再去拿竹竿打柿子,也不用偷偷摸摸了,反而会被人取笑嘴馋没吃过柿子一样。但那几年,每当柿子熟了的时候,我还是会一个人去打柿子。

盛夏时节,骄阳似火,柿子树下却是一片阴凉。我为了避暑,就经常搬一个小凳子坐在树底下乘凉,那种凉爽至今记忆犹新。曾经,我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黄狗。夏天的时候,它也很热,所以就经常和我一起在柿子树底下乘凉。我感到很惬意的时候,不经意间低头一看,小狗狗已经睡着了,不知道它梦见了什么,还在甜蜜地舔嘴巴呢。

后来上大学的那几年,村里的柿子树越来越少,就连村里最大最粗的那颗柿子树也没能幸免。以前每当到了夏天放学的时候,我们一群小伙伴都会跑到那棵柿子树下乘凉,打纸片、打宝塔、弹弹珠,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放学后都在玩什么。从那以后,我也再没吃过柿子。听说现在还有一种硬柿子,摘下来像苹果一样硬硬的,削了皮就能直接吃。我妈还让我买了两颗这种树苗,种在院子里,可是冬天还没过完就冻死了。

到了秋天,大地迎来了丰收的季节。柿子树上的柿子也长大了,有的也渐渐开始泛红了。深秋时节,有个别柿子已经熟了,红彤彤的像一个个红灯笼。个子大一些的孩子想办法摘了几个早熟的柿子下来,我们就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分着吃,那个甜哟简直让我把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。

现在又到了柿子成熟的季节

冬天了,快到年底了,父亲从外地打工回来了,我便和父亲合作,一起摘柿子。父亲拿一根长竹竿,在最顶头开一个小口,往里面夹一根小木棍,这样就做成了一个“摘果器”。爸爸负责摘柿子,我就负责捡。

我又想起了儿时老家的柿子树

柿子全部摘下来了。母亲把水缸里的水全部舀出来,等水缸完全晒干了以后,就往里面铺满一层干燥的麦草,然后把半熟半生的柿子一个一个地放进去,再在空隙里放上几个香梨或者木瓜。等到水缸装满的时候,父亲再用一层塑料纸把水缸口密封起来,外面还用一根草绳捆绑一圈。

就在我以为已经在中国种植了上千年的柿子树,就要被人们砍光了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个地方,那里每到柿子成熟的季节,处处都是红彤彤的柿子,听说那里还有一个摄影大展,所以,我决定去那里看看。

大约过上一个月的时间,柿子就熟透了。父亲把水缸外面的塑料纸去掉,一股甜蜜的柿子香就一瞬间弥漫开来。我拿出一个红彤彤、亮晶晶的柿子,轻轻地把外面的皮剥掉,咬上一小口,满嘴的香甜就仿佛吃了蜂蜜一样。一个柿子吃完,我还要把手指头一根一根地舔一遍,生怕把一点甜蜜的感觉错过了。

松阳一个位于浙西南的秘境,有人赞美她“惟此桃花源,四塞无他虞”。那里有保存较为完整的传统村落有几十上百个,其中的三弟村落借助山形地势和溪流林石的复杂多变,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面貌。山坡高差所造就的可视性又使得这些村落呈现出丰富的立体景观。诸如呈回、横坑、官岭、球坑等规模较大的山地村,其层层叠叠如多级瀑布的壮观景象,确实令人叹为观止。在每一个村落里都会有祠堂和庙宇,还有一个园林式的水口。祠堂、庙宇和水口,堪称松阳村落的“标配”。而且在松阳的古镇和古村里,不乏装饰水平很高的民居和公共建筑。建筑装饰主要表现为木雕、砖雕和石雕,是建造工艺水平的体现,也是文化艺术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的体现。

有时候,家里也用柿子来做柿饼。这可是个技术活儿,不过难不倒父亲。父亲把摘下来的柿子,选取硬一点的,用镰刀把外表皮削掉,然后用一根细线把它们串起来,挂在房檐下或者窗台上。在严寒天气下冻上二十天左右,柿饼就基本成型了。冻好的柿饼看起来虽然很像满脸褶皱的老人,可是吃起来味道真的很不错,还很有几分嚼劲儿呢。只不过,如果不注意看护的话,柿饼很容易被鸟儿偷吃掉。如果鸟儿偷吃了柿饼,我一般都会感到很生气,父亲却温和地说:“算了吧,鸟儿过冬也不容易呢,就权当是我们家给它们送了点吃的吧。做好事,有好报。”一旁的母亲也投来慈祥的目光。

当然

自家手工制作的柿子和柿饼如果吃不完,还可以送到集市上去卖掉。我小时候有一次,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,和母亲一起把柿子装好,然后骑着自行车,走了大约三公里多路,来到集市上卖。路途中,我差点摔一跤,母亲也赶紧停下来看我。还好我没事,柿子也没事。因为我家的柿子个头大,颜色好,味道好,所以卖起来特别快。别人家的柿子卖一块钱四个,我们家的柿子卖一块钱三个,可是来买我们家柿子的人还是多一些。不到两个小时,我和母亲带来的柿子就全部卖光了。回去的路上,母亲还特意给我买一把水果糖吃。那个高兴劲儿啊,简直跟中了大奖有一拼!

那里还有很多很多红彤彤的柿子

这棵柿子树如今长势虽不如过去旺盛了,但是看起来依然十分温暖。今年除夕,我和父母回老家打扫卫生,贴新的门画和春联。到了院子里,又看到那棵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柿子树,仿佛它也是人到中年了一般,憔悴了许多。一瞬间,我心里五味杂陈,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。老朋友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否?

为充分挖掘松阳县的美,松阳县人民政府与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群特联合举办“新湖杯”2016全国“古韵茶香田园松阳”摄影大展。本次大展截稿时间为2016年12月31日,全面征集反映松阳县境内的自然景观、人文风情、民俗节庆、历史古迹、文化遗产、社会风貌等内容的作品,特别是反映松阳传统村落文化的摄影作品。

在松阳采风,您还可选择以下的酒店入住

本文配图除署名外,其他作品由松阳县文联提供


优惠政策:大展期间,凭本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证可享受松阳县各景区门票优惠或免费、摄影导游及摄影模特服务。


允许转载,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